首页|新闻|图片|评论|共青团|青年之声|青春励志|青年电视|中青看点|娱乐|财经|舆情|教育|第一书记网|地方|发现|游戏|汽车
首页>>新闻 > 电视 >>  正文

《秦时丽人》:大同之中显不同,小情之后见大爱

发稿时间:2017-10-10 10:51:00 来源: 凤凰网娱乐 中国青年网

  

  张彬彬、迪丽热巴

  一部剧好不好,要看故事是否体现出差异化。这种差异化不单指区别于其他剧集的外在题材的差异,更关于内容设定与精神主题两方面的内在差异。只有避免单一元素单一叙事单一主题下的平铺直叙,充分利用差异化打造一部“多维度剧”,才可以提升自己的核心竞争力。

  不久前刚结局的《秦时丽人明月心》中对女性成长、男性战争、江湖侠客、权谋朝堂间的相互探讨,就是典型的内容设定差异。而在多元素下的不同价值观碰撞,对家国情怀的深度剖析,则是精神主题的差异化。这两种差异化满足了不同观众的不同需求,也证明了本剧的格局之广袤。

  内容设定的差异化:大同之中显不同

  乍看是千篇一律的古装女主剧,细究下来却发现其囊括万千元素,既有战国末年的七国朝堂,也有义薄云天的江湖侠义,《秦时丽人明月心》并未单纯从迪丽热巴饰演的丽姬入手去塑造一款“女性半边天”的情感剧,而是将丽姬作为串子,串起一幕幕先秦的时代风云。

  用一句话概括《秦时丽人明月心》的内容设定差异化,那就是“大同之中显不同”。该剧有着许多类似题材中司空见惯的元素,比如“古装”、“情感”、“大女主”,再细分下就是“七国争霸”、“武侠恩仇”,这些可谓之“大”。但是怎么将看似大而全的平常元素进行垂直精细划分,体现出该剧所独有的特别之处,那就要潜心去塑造“不同”了。

  《秦时丽人明月心》对此有两大法宝,一是故事背景中的“双线叙事”,二是人设立意里的“标签杂糅”。王宫与江湖的双线进程,让对历史耳熟能详的观众可以看到,原来当时还有这么一出江湖,还有这么多侠义之士在为天下苍生行走操心,也有贪图武功剑谱而做出下流卑鄙之事的武林败类。两条线平行叙事又时而交叉,碰撞出不一样的火花。该点体现出区别于纯历史题材剧的“不同”,也是故事设定的差异化。

  “标签杂糅”是对多标签划分后的再整合,让人设脱陈出新。拿丽姬这个角色来说,她本是卫国将领公孙羽的孙女(第一标签),如果沿袭爷爷的遗志,她本应为成为叱咤江湖、锄强扶弱的一代侠女。但在故事中,丽姬却阴差阳错成为秦王嬴政的妃嫔(第二标签),多数时候也参与朝堂议政,甚至亲自引军出征(第三标签),因而在她身上,集合了“侠女”、“妃嫔”、“女将”等多重标签。比起设定雷同的单一大女主戏,丽姬的形象更像是“强女”,忧国忧民,内外皆强。《秦时丽人明月心》相较于其他剧集的不同之处,在于将角色进行多元标签杂糅化处理,让人物形象更加丰富立体。这也是人设的差异化。

  

  张彬彬

  精神主题的差异化:小情之后见大爱

  差异化能丰富剧情与结构,还能升华精神主题,这点在《秦时丽人明月心》中体现得尤为明显。表面关于王宫与江湖,讲述男女虐恋的儿女情长,其实暗暗地把各种人物的家国情仇隐含在其中。因此《秦时丽人明月心》并未执着于讲述女妃上位或王宫权斗等浅显主题,而是将人物精神归结为“小情之后见大爱”。

  丽姬先后与荆轲、嬴政两个男人结缘,两段感情都具有一定代表性。在与荆轲相处时,丽姬的感情属于狭窄型的“小情”,也是小女人的柔情,多次跟荆轲表达自己愿意与其隐居山林、不问世事。尽管与嬴政的虐恋也存在局限性,但在嬴政帝王大业的目标影响下,丽姬也开始思考国家与人民的关系、战争与苍生的关系。她甚至慢慢化解了对嬴政的仇恨,更加理解嬴政的远大作为。因此在与嬴政相处时,她不会再动辄谈论“隐居山林可好”这类话题,她将自己对嬴政的爱夹杂在对民众苍生的怜悯中,既可以为此怒怼嬴政,也可以身体力行地戎装出战。这是真正的大爱。

  嬴政荆轲又何尝不是如此。嬴政的大爱,正是希望通过一次战争终止反复的七国混战,结束战国时代。为此,他不得不强国之根本,哪怕背负着“暴秦”的名号,也希望用覆灭他国的方式换取真正的天下太平。荆轲的大爱则与嬴政不尽相同,他认为只有停止一切战争(哪怕嬴政的最终目的是好的),不可殃及平民,也是对天下人的绝对负责。为了这个目标,他强武炼心,终于放下了儿女情长英雄气短,从对丽姬离别的执拗中走出来,践行着自己的使命。

  而剧中的各色配角也在某种程度上担负着各种“大爱”,但这种爱又与丽姬、嬴政、荆轲的爱不同,更为差异化。从根本上来说,丽姬等三人的大爱建立在天下人的爱之上,而敏夫人、楚夫人、华阳太后则执著于对己方母国的爱。

  以楚夫人为例,来自楚国的她本来醉心于后宫争宠,希望上位成为皇后,却在一系列事件中看清了权斗的“伪斗”本质,后期的她将所有力量都积聚在挽救楚国不被秦国覆灭、保全楚国的独立性上。每个反派看似很坏,其实都有不得已的一面。这样的人本来是可恨的,但最后却是可悲的,对观众来说,也是可怜可敬的,并非绝对意义上的坏人。《秦时丽人明月心》这般设定,也提升了整部剧的精神气质,与烂俗宫斗剧划清了界限,赢得观众欣赏。

  综上可看出,《秦时丽人明月心》无论在内容设定还是精神主题上,都根绝了千篇一律的套路化东西,打出了不同于同类剧的差异化元素,最终营造出一个宏大的格局。艺术创作者除了要考虑市场、迎合受众外,更要注重电视剧本身所传递出来的核心价值观,这才是重中之重。切勿热衷跟风有市场没有营养的单一类型,切勿热衷描绘吸眼球却难得升华的男欢女爱,要提炼出内容与主题的差异化,并将创新运用到精神文明高度上去,才能加强自身在市场上的核心竞争力,在一众剧中脱颖而出。

责任编辑:张晰
 
加载更多新闻
热门排行
热 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