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|新闻|图片|评论|共青团|青年之声|青春励志|青年电视|中青校园|中青看点|教育|文化|军事|体育|财经|娱乐|第一书记网|地方|游戏|汽车
首页>>新闻 > 娱乐资讯 >>  正文

秦昊:不想加戏,我梦寐以求一个完美剧本

发稿时间:2021-06-08 08:30:00 来源: 中国青年报 中国青年网

  中青报·中青网记者 蒋肖斌 来源:中国青年报 ( 2021年06月08日 09 版)

秦昊

  在反盗猎题材的《猎狼者》中,秦昊出演一个退伍森林警察,也是一个因为战友惨死而陷入自责、每天喝得醉醺醺、头发糟乱得像十天没洗的落魄中年男人。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在《隐秘的角落》“爬山”一年后,演员秦昊最近再次“上山”了。这一次,在反盗猎题材的《猎狼者》中,他出演一个退伍森林警察,也是一个因为战友惨死而陷入自责,每天喝得醉醺醺,头发糟乱得像十天没洗的落魄中年男人。

  在接受中青报·中青网记者独家专访时,秦昊透露,就像给张东升加了摘假发的戏那样,自己也给魏疆加了喝酒手抖等原剧本中没有的情节。作为演员,秦昊似乎很喜欢“即兴创作”,但他说,自己始终在等待一个“完美”的剧本。

  中青报·中青网:众所周知,你是一个非常挑剧本的演员,《猎狼者》打动你的是什么?

  秦昊:其实不是挑剧本,剧本只是一部分,还要看创作团队和角色,是综合考量的结果。

  《猎狼者》比较特殊,是在我拍完《隐秘的角落》还没播的时候,2019年年底,曹盾导演发来邀约,他是我非常想合作的一位导演。因为新冠肺炎疫情,这部剧一直到2020年九、十月才开拍。当时《隐秘的角落》已经播出,来找我的本子很多,但我很感谢曹盾导演在一年前就给我的信任,于是别的什么戏也不考虑,一定先把这部拍完。

  中青报·中青网:曹盾导演有什么特质吸引你?

  秦昊:对什么是好东西,我和他有一致的审美。我们在拍之前就达成一致,拍以前拍过的东西没意思,咱们就拍一个别人没拍过的。

  真正拍摄的剧本,和最初的剧本相比已改了很多。我们现在看到的,其实很挑战观众的观剧习惯。比如,有人喜欢一边放着剧一边干点儿别的,就听个声音,但我们拍的是一部“电影”,要求观众用眼睛看,用耳朵听,还得用心去感受。

  中青报·中青网:你在《猎狼者》中给自己“加戏”了吗?

  秦昊:我和曹盾导演有一个共识,主人公魏疆不能是一个“伟光正”的形象,他不是“超人”。如果从第一集就知道他在最后一集一定能抓到“狼子”,那就没意思了。所以,我们给他的设定是不那么强,喝酒手抖,弱到连羊也抓不着,连酒瓶子都打不到……这都是我和主创们商量之后加上去的,原剧本里没有的。

  中青报·中青网:你觉得一个演员在拍戏的时候,要做的是去完成导演的意图,还是尽可能去创造发挥?

  秦昊:两者结合。导演接触一个戏肯定比演员早,想得比演员充分;但一个好的导演是会给演员发挥空间的,所以我才能把假发加进去、把打酒瓶子加进去,这是双方共同创作的结果。

  中青报·中青网:作为演员,你喜欢这样的创作吗?

  秦昊:谈不上喜不喜欢。其实我梦寐以求能得到一个完美的剧本,这个剧本已经把人物写得非常饱满,连标点符号、“的地得”都不用改。我什么都不用去想,只要照着演就很棒……但这太理想化了,现在只能说以自己的能力和状态,尽可能地看看能不能加点什么,让这个人物更立体、更有血有肉。

  中青报·中青网:你在每一部戏中的角色几乎都有一张不同的“脸”,和此前的形象不同,和你本人也不同,你是如何做到快速进入角色的?

  秦昊:外在的还是比较简单,是技术性的。比如,拍《猎狼者》之前,我的日常生活是比较节制的,晚上吃完晚饭就不吃东西了。但在拍戏那段时间,我睡前吃烤串,第二天起来眼泡都是肿的。我觉得这个样子才是符合这个人物的,他就不可能有一双精精神神的眼睛。

  但这些方法是外在的,最难的还是怎么让剧中人像个人,不是虚构的,也不是你秦昊,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人。

  中青报·中青网:那你是怎么做到的?

  秦昊:我也不知道,反正我就是做到了。拍的时候,没有人知道观众会不会接受这个角色,我们依靠自己的审美和认知,小心翼翼地尝试。如果我们的认知和观众碰上了,那就是最幸福的事;如果没碰上,就会想哪里出问题了,下次应该怎么样。

  中青报·中青网:之前你被认为是一个“文艺咖”,只演电影不演电视剧,后来开始演电视剧、网剧,还上了综艺。现在的你对自己有“限定”吗,什么可为什么不可为?

  秦昊:我的标准一直没有变过,演戏看的是剧本、创作团队、角色,这三点是衡量标准。坦白地说,在我年轻时的那个年代,电影剧本的质量高于电视剧,但现在世界变了。

  其实我从来没有想过要演什么角色,全都是人家找上我,我也没给自己什么限定。我从来没想过演盲人,但《推拿》找到了我,我看了之后觉得“诶,可以挑战一下”。

  中青报·中青网:近年来你主演的几部短剧《无证之罪》《隐秘的角落》《猎狼者》,都获得了口碑和收视的双赢。你觉得短剧对演员和观众来说,有什么吸引力吗?

  秦昊:对我来说,没有特别的吸引力。就像刚才说的,我看的是剧本、创作团队、角色,这三点吸引我,我才会接。如果《隐秘的角落》剧本写了30集很精彩,我也会接。

  从观众角度,我觉得大家可能混淆了一个概念,那几部短剧好看,也不是因为它短,而在于内容。当然,当下的确有一个大环境,不仅是中国,全世界都如此,对一些好的故事,拍成电影太短,拍成几十集的电视剧又太长,大导演愿意来尝试做精品短剧。

  中青报·中青网:马上到毕业季了,你刚毕业的时候推掉了不少剧本,就想等一个心目中的角色,你的“定力”来自哪里?

  秦昊:更多是性格,性格中有年少轻狂。客观原因就是,家里确实不需要我来照顾,甚至还能给我一些帮助。

  我当时觉得,自己上中戏学表演,要拍的片子就得是《教父》那样的。听起来很可笑,但的确是当时心态的真实写照。现在回过头来看,我不觉得我的做法有多好,但人生没有对错,年轻人有的是时间,年轻人犯错误,上帝都会原谅的。

  中青报·中青网:你最近在看什么书?

  秦昊:余华的《文城》。我最大的读后感是,想把它影视化,我想演林祥福。我在书中看到了我父辈那一代人身上的隐忍、善良,这种东西特别打动我。往小了说这是一种性格,往大了说,这种民族性格可能造就了现在的中国。

  余华的书我都看过,《活着》可能是对我人生影响最大的一部作品。那时候我在上大学,看了书和电影,被震撼了。我一直说年轻真好,因为只有在年轻的时候,你才有那么大的求知欲,那么大的对世界的好奇心,所以一定要趁年轻多读书、多看电影、多去认识这个世界。

  中青报·中青网:作为“过来人”,你对现在的年轻人有什么要说的?

  秦昊:我想用大学班主任常莉老师跟我们讲过的一句话,当时我没太听懂,但随着年龄增长,我慢慢明白了这句话的含义。她说,你们这一代演员,不会为吃喝发愁,但你们一定要好好想想,要成为一个什么样的演员,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。

  2021年06月08日 09 版

原标题:秦昊:不想加戏,我梦寐以求一个完美剧本
责任编辑:靖强
 
加载更多新闻
热门排行
热 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