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|新闻|图片|评论|共青团|温暖的BaoBao|青年之声|青春励志|青年电视|中青校园|中青看点|教育|文化|军事|体育|财经|娱乐|第一书记网|地方|游戏|汽车|
首页>>新闻 > 娱乐资讯 >>  正文

高话题喜剧新人是怎样炼成的

发稿时间:2022-11-22 13:46:00 来源: 文汇 中国青年网

  《一年一度喜剧大赛》第二季(以下简称“二喜”)正在热播。继第一季贡献“皓史成双”王皓史策、“逐梦亚军”蒋龙张弛、“大宇治水”大锁孙天宇等一批喜剧新星组合后,又诞生了“老师好”“某某某”“少爷和我”等话题度颇高的喜剧新组合。这群自嘲“脚腕子”“腰部”演员的喜剧人,因为用心演绎作品,获得了不亚于一线明星的热度。就拿“少爷和我”来说,最新一期“二喜”节目播出当天,他们凭借参演作品《德古拉和我》再度“登顶”微博热搜榜。

  从《虎父无犬子》《排练疯云》到《千年就一回》《少爷和我》,这些作品之所以能够“出圈”,在业界看来,除了紧贴当下现实生活、精准把握Z世代“笑点”的同时,也摆脱了一些喜剧作品“煽情说教痕迹重”“拼贴网络段子”的通病,透过作品传递善意与温情。而在幕后,他们围绕作品悉心打磨细节、互相激发成就、热血追梦的动人故事,也成为观众喜爱台前作品与选手的“情绪加成”。那么,节目中的高话题喜剧新人是怎样炼成的?

  出圈作品是在一次次展演里“滚”出来的,“共创模式”让喜剧人互相成就

  “我龙傲天要誓死守护刘波儿!”这个出自鑫仔、张哲华初登场作品《少爷和我》的台词,如今成为互联网“热梗”,甚至被网友衍生出“敖天体”持续进行着二度创作。作品里,鑫仔饰演的少爷刘波从名字、形象、言行都唯唯诺诺、毫无气势,反倒是身旁的管家龙傲天集结了“身高184”“有熊猫血”“有幽闭恐惧症”等一系列“霸道总裁”网文中饱受诟病的“人设”。凭借对“霸总”影视网文的精准讽刺与剧中少爷、管家身份“错位”带来的喜剧效果,这一作品成为“二喜”第二期最大的“爆款”。观众为鑫仔和张哲华这对新人搭档的脱颖而出大感惊喜,竞演的选手与剧评人也直呼“他们值得”——文本吐槽精准、默契演绎恰到好处。

51122_p16.jpeg

  这份精准与恰到好处,不是“神来之笔”,而是幕后历时数月的悉心打磨。在接受记者专访时,二人直言,相比于进组已经有搭档的选手,他们是直到节目最后一轮组队,才匹配成功的。自此,有喜剧编剧经验的鑫仔、与表演科班出身的张哲华一拍即合,一个从文本层面架构起充满想象力的错位场景,另一个则用克制表演让角色丰满于舞台之上。不管是形象还是言行上,二人所表现出的反差感,成为天然的“笑点”,为观众留下深刻印象。

  还记得第一次搭档试演《少爷和我》这个作品时,管家为少爷撑伞避雨这一段情节,剧本有一处只给了“(耍帅)”的提示留给演员自由发挥,张哲华即兴写了一段“诗”为角色增加“喜剧效果”。这样一段表演,让剧本原作者鑫仔顿时觉得“找对人了”。这段雨中管家以“霸总”身份念出的矫情自白,也被保留在了最终的节目呈现中,成为密集笑点中的一环。

  成为“爆款”之路并不一帆风顺,其背后经历了几个月的排练,而光是面对观众的线下展演,就进行了数十轮。可以说,出圈作品正是在一次次展演里“滚”出来的。就拿龙傲天的表演来说,剧本设定的“龙傲天”形象油腻夸张,以此讽刺影视爽文里的“霸总”脱离实际。然而到底这种讽刺的“度”在哪?张哲华只有依靠一次次演出反复调试,也用“油腻”的方法演过,结果发现台下观众反应很“凉”,后来还是参考了动漫人物,一本正经念出“你触碰到了我的逆鳞”时——分寸拿捏到位了,观众也就“炸”了。

  “节目是一分钟一分钟做出来的。”这是节目制作方米未传媒创始人马东接受本报采访时所说。延续这样一种创作态度,“二喜”更提早到今年一月就投入了创作准备。从第一季的蒋龙、张弛,王皓、史策,再到鑫仔、张哲华,松天硕、刘旸、宇文秋实,他们本不是长期合作的搭档,却经由节目与编剧、表演指导等一众幕后团队的帮助,成为网友口中的“天选组合”。可以说,正是幕后以团队为单位,你来我往的互相激发、彼此成就打磨创作,才是好作品“出圈”的创作密码。

  从“为爱发电”到“万人喝彩”,让“腰部”青年艺人有了“被看见”的平台

  作为“头部综艺”,《一年一度喜剧大赛》等一批喜剧真人秀热度持续,会让观众觉得,喜剧产业发展正迎来爆发期。不过在此之前,喜剧行业“不挣钱”是业界共识。踏入这一行的年轻人更多的是在“为爱发电”。翻看“二喜”选手的履历:刘旸曾是培训机构英语老师、土豆是前电台主持人、酷酷的滕则做过签约游戏主播……

p2883996357.jpg

  其中,鑫仔的经历最为传奇。大学毕业后,他曾在老家辽宁鞍山开过一家澡堂。六年后澡堂关门了,他才把看脱口秀的爱好变成了职业。从沈阳线下脱口秀俱乐部,一路说到了北京知名喜剧厂牌“单立人喜剧”。追逐梦想的最初几年并不容易。参加新人磨练的“开放麦”没有收入,在沈阳无处落脚的他为了省钱,总是选择当天来回,在演出后坐十几块钱的火车连夜回到鞍山。尽管是专业院校毕业,张哲华也一样迷茫过,曾经“跑组等活”,“最长的时候有一年没接到过戏”。过去到处跑组的经历,相比于累积经验,张哲华坦言更多是陷入“会不会演戏”的自我怀疑。

  参加“二喜”,让他们彼此找到“最佳拍档”的同时,也找回了创作表演的信心与热情。面对是否担心会被框定在喜剧舞台“龙傲天”的形象之中,鑫仔替张哲华抢先回答“那肯定不会”,这份信心来自观众对于他们的认可,也因他看到搭档对于表演的热忱与理想。尽管有着俊朗外形,张哲华却不打算走偶像路线,而视范伟为偶像,“不管是喜剧还是正剧,看他的表演你会感慨他演绎细致到了头发丝、脚趾甲,从而让观众觉得角色可信”。

  正如刘旸在前一轮暂别舞台时所引用的那句“喜剧让我们相聚”。在“二喜”舞台上,我们不仅看到了鑫仔、张哲华、李逗逗等这样一批喜剧潜力新星,也看到了刘旸、松天硕这样愿意抛开既有成就,站上舞台“从零开始”的资深演艺人,更看到了在淘汰后,认真为其他选手作品配戏、想创意、增添光彩的闫佩伦。对于他们来说,能够赢得亿万关注与喝彩固然是奋斗目标,但哪怕能够遇到追逐梦想的同好,“玩”出有趣有价值的好作品,也一样不负奋斗与青春。

  要成为喜剧综艺赛道上始终领跑的优质品牌,《一年一度喜剧大赛》还面临创作趋同、观众审美提高等诸多挑战。不过,从为新人提供成长平台、找回对喜剧热爱初心的意义上来说,节目的平台效应已经显现。

  作者:黄启哲

原标题:《一年一度喜剧大赛》第二季,高话题喜剧新人是怎样炼成的
责任编辑:王目雨
 
加载更多新闻
热门排行
热 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