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|新闻|图片|评论|共青团|温暖的BaoBao|青年之声|青春励志|青年电视|中青校园|中青看点|教育|文化|军事|体育|财经|娱乐|第一书记网|地方|游戏|汽车|
首页>>新闻 > 娱乐资讯 >>  正文

别让背景虚化虚掉了真实

发稿时间:2022-07-27 09:22:00 来源: 光明日报 中国青年网

   【影视锐评】

   近期,部分影视剧过度使用背景虚化的小景深画面,让很多画面只有主体人物清晰成像,背景元素则模糊不清,引发了观众吐槽。这一创作趋势应该引起业界的注意和深思。

   所谓景深,是指摄像机对焦点前后相对清晰的成像范围。景深越小,则纵深空间中景物清晰的范围越小,处于这个范围之外的前后景物都会被虚化,变得模糊、朦胧、虚幻、柔和。小景深画面固然可以简化前景或背景,并突出主体,但在影视创作中,它有其特定的叙事功能和审美意涵,并不适宜随意使用。例如,小景深画面常见的用法之一,是表现人物沉浸在自己的内心世界当中,对周围的环境有疏离感、孤独感、恐惧感或怀疑感;小景深画面还经常与变焦拍摄配合使用,让观众先注意画面中的某个细节,再将焦点转换到另一个信息,以显示两者间的联系。

   然而,有些国产剧不管剧情是否需要、不论场景和人物的关系是否适合,大量使用背景虚化,把“特意”变成了“刻意”加“随意”。这种滥用已经引起观众的强烈不适。有的观众失望:“看着特别别扭,完全没有以前实景拍摄的认真。”有的观众愤怒:“跟鬼片一样,人像是飘在画面里。”有的观众嘲讽:“根本无法分辨出角色处于什么样的环境,背景只余下大块的颜色团。特别像我们自拍后嫌弃背景太乱,加了模糊特效。”

   令观众不满的背景虚化,为何频频在国产剧中出现?一是因为部分创作者投机取巧、偷工减料,首先就是场景造型简化糊弄。场景是剧情发生和人物活动的特定空间环境,场景造型要具有可信度和逼真感。但许多国产剧恰恰在这一点上遭人诟病,例如某武侠剧宣称投资数亿元,多处场景却显露不该有的人工绿植:土匪窝里种着发财树,街头摊贩售卖多肉盆栽,树林地上铺着一块块人工草皮、裂缝纵横交错。网友调侃说:“分分钟把人从武侠世界拉进一个花草市场。”这样粗制滥造的布景,在大景别画面中尚嫌扎眼,又怎禁得起中小景别的细看?怎么办?索性通通一“虚”了事。偷工减料的不止于此。有些演员为赶档期或身体原因,不出或少出外景实景,大量采用棚内拍摄、绿幕拍摄、替身拍摄,这已经成为行业内众所周知的“秘密”。如此一来,后期全靠特效补救,最廉价的手法又是背景虚化。

   令人费解的是,有些国产剧演员在现场表演,也投入巨资搭台布景,从远景全景画面中可以看出布景精美、道具精致,但一切到中景近景,仍然是除人物外全被虚化。这又是何原因?恐怕是创作者走入了观念的误区,认为人物比场景重要,于是一味虚化背景,将观众注意力强行引导至演员身上。殊不知,优秀的场景能揭示人物的信息、能深化人物的情感、能推动剧情的发展,而动辄脱离场景的人物表演,则是无土之木、离水之鱼。

   这几年来,背景虚化渐趋泛滥,已经跨越了古装剧、年代剧、时装剧的时代区分,也从仙侠、玄幻、漫改等题材,蔓延到历史题材和都市剧、职场剧等现实题材,这不能不引起我们的警惕。乱用背景虚化,既违背了镜头语言的常规语法,又未能带来突破类型窠臼的美学创新;既对浮躁功利的不良习气推波助澜,又让轻视场景的错误认识潜滋暗长;不仅降低了国产剧的品质,长此以往,还将危害影视美术人才的成长和行业全面健康的发展。

   要解决问题,首先需要创作者坚守艺术理想,尊重艺术规律,深刻认识场景营造对人物塑造的重要性。例如,《功勋》剧组表现李延年这一典型人物,就是把他放置在抗美援朝战争的典型环境中。拍摄场景选择与当年相似的地理环境,剧中所有的战壕、堡垒均为实景搭建,还调用4辆坦克,还原了李延年率领“泰山连”战士击退敌人多次强攻的具体战斗过程,每一场都细致到战术方法、进攻方式、反击策略、回合交替等,在此基础上,剧集方能真实可信地呈现一位能文能武的英雄形象。

   而针对场景造型的成本因素,则需要创作者激发想象力,激活创造力。20世纪80年代,即使资金、技术处处掣肘,国产剧仍然不乏堪称经典的场景设计,如《西游记》中的“海底龙宫”,《红楼梦》中的“湘云醉眠芍药裀”等,均花费不多但效果绝伦。《觉醒年代》中的“毛泽东出场”同样如此,剧组布置了一条170米长的街道,组织了大量摊位,6台洒水车同时“下雨”,在雨中展示当时社会的世间百态。最终效果是在2分钟不到的场景内,意象密集显现:瓢泼大雨的街上,农民牵着牛,军阀骑着马,人贩子公然卖着孩子,富少爷在轿车里享用三明治,乞丐捡起路上食物残渣吞食,独轮车倾倒活鱼散落一地,玻璃缸中的金鱼貌似岁月静好,人潮向后,青年毛泽东却抱着刚出版的《新青年》踏水而来,迎雨奔跑。场景既写实又写意,令网友动容:“看见苦难,穿越苦难,你知道他将带来什么。”可见场景设计不一定要用很多钱,但一定少不了用脑、用心和用情。

   影视创作不同于人像摄影。出色的人像摄影,尚且要考虑环境信息的展现及其与人物的关系,更何况影视创作。中国电影美术理论家周承人先生说:“在银幕上除了演员自身而外,凡是摄影机所能拍摄到的地方,都是电影美术工作者艺术的天地。”如果滥用背景虚化,那就是放弃了这片广阔的艺术天地,只会虚弱了剧情,虚假了人物,折射出创作的虚浮。创作者们只有沉下心、俯下身、扎根人民、扎根生活,才能为观众呈上更多思想精深、艺术精湛、制作精良的影视精品。

   (作者:张 雷,系福建省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中心研究员)

原标题:别让背景虚化虚掉了真实
责任编辑:靖强
 
加载更多新闻
热门排行
热 图